a curious mind

| 标签 life 

吾生也有涯, 而知也无涯.

有时候我很困惑, 我问不同人相同的问题, 不同的人为我解答,尽管他们说的不一样, 但依然认为他们说的是对的, 好像成语故事”盲人摸象”, 也许他们就是摸象的盲人, 他们竭力为我这个准备去摸像的盲人描述他们摸到的东西, 或蒲扇, 或柱子, 或墙壁. 那么存在能完整描述大象的盲人么? 我们这样的瞎子摸着蒲扇, 柱子, 墙壁的组合物会认为那是大象么?

怕什么真理无穷,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.

也许我是个务实主义者, 多数时间我会克制去想什么大象, 柱子, 盲人之间的事情. 遇到问题我解决问题, 对刨根问底的程度有着限制, 因为知道那没有尽头, 但有时候又能从突破克制中能获得一点快感, 人真是有病.


PREV     NEXT